“陛下,冲儿他不过是为辰儿来求情而已,你为何要把他伤成那样?”

立政殿,长孙皇后面色埋怨的看着坐在上首的皇帝。

皇帝也不言语,只一个劲的坐在这里喝着羹汤。

旁边随侍的太监、宫女更是低着脑袋不敢说话。

谁不知道这几日皇帝陛下的心情很不好。

不管是谁,只要是稍微做错一点事情,都会被皇帝狠狠责罚。

便是长孙无忌的儿子长孙冲,如今礼部员外郎,也只是开口请陛下好好查一查汉王的事情,就差点被皇帝命人活活打死。

要不是长孙皇后跪在地上哀求,恐怕长孙冲今天就躺板板了。

“陛下!”

“观音婢,朕不想再因为这事情跟你吵,你别太过分。”皇帝放下玉勺,面带愠色的看着长孙皇后。

“陛下!”

“哼,真是到哪里都不顺畅。”皇帝猛地拍了桌子,然后起身就朝外面走去。

随行的太监、宫女赶紧跟了上去。

殿外伺候的人也是纷纷变色,不敢大声呼吸。

皇帝来到甘露殿,正准备处理一下折子,忽然外面就传来李靖请见的消息。

皇帝当场就摆手说不见。

可李靖并没有离开,而是一直跪在甘露殿外。

太阳西斜,甘露殿外,李靖依旧跪在这里,旁边的太监已经劝了他不下数十次,但李靖依然不为所动。

苍老的面孔在夕阳下尤显得沟壑交错。

李靖神色煞白,他回到长安之后,便只在程咬金哪里喝了一杯水。

现在一跪就是一下午,整个人早已经神志不清。

身体微微晃了晃,便栽倒在地上。

“快来人啊,卫国公晕倒了。”外面传来太监惊慌失措的声音。

消息很快就传遍了整个长安城。

谁都知道,皇帝陛下这次动了真格,一定会收拾了那位汉王。

不然皇帝陛下最在乎的长孙皇后,为何会被皇帝出言训斥。

大唐军中柱石卫国公李靖,跪晕在了甘露殿外。

……

李靖从晕厥中醒来,已经是第二天上午。

睁眼就看到皇帝坐在一旁的椅子上,手里拿着一本忘忧书局出版的话本。

“醒了。”皇帝翻阅着话本,声音也跟着响起来。

“陛下!”李靖开口,却感觉自己喉咙里撕裂般的疼痛。

“太医说你缺水缺的厉害,先修养着吧。”皇帝开口,放下话本,递上一杯温茶。

李靖起身,伸手接过茶杯,又看了眼皇帝。

喝下茶,李靖才感觉自己的喉咙舒服了不少。

“陛下,汉王他……”李靖此刻只想知道,还有没有办法可以让皇帝放过赵辰。

“药师,你要知道,他这次可是谋逆,朕已经发过话了,凡是再有为他申辩之人,朕绝对不轻饶,你也要试一试?”皇帝看着李靖,面无表情。

“陛下!”李靖跪在地上。

“汉王性情,陛下又怎能不知,他何曾贪恋过手中权力,如果殿下真的有谋逆之心,又岂会等到今日?”

“陛下,明察啊!”李靖与皇帝劝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