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万大军从长安离开。

程咬金面露忧色,他不知道自己此去新罗,到底该怎么做。

他无论如何也想不明白,为何皇帝此次竟然会这般笃定,赵辰在新罗自立。

仅仅是因为一封密信?

一封密信,就可以泯灭所有的信任,罔顾所有的功劳?

程咬金有些失望。

他没想到皇帝竟然会变成这幅模样。

不管如何,程咬金死也不会相信赵辰会在新罗自立。

“将军,已经出城三十里了。”手下校尉来报。

程咬金看了一眼周围,见四周地势平坦开阔,正是安营扎寨的好地方。

于是转身喊道:“大军就地扎营,明日清晨继续赶路。”

将士们在这里扎下营寨,程咬金坐在草地上,看着往日能让自己大快朵颐的羊肉,此刻也是一点食欲都没有。

“将军,还在想汉王的事情吗?”校尉走到程咬金身边。

程咬金回过神来,看了眼校尉,示意他坐下说话。

“老江啊,你从心里说,认为汉王会自立吗?”程咬金看着校尉。

校尉闻言一怔,看了眼周围,也没人注意到这里。

才凑到程咬金身边,慢慢的摇了摇头:“将军,兄弟们其实都不信的,汉王在我大唐,可谓是除了皇帝陛下,汉王的命令谁敢不从。”

“汉王殿下在我大唐,有家人,有朋友,有名声,有地位,属下实在想不通,汉王殿下会是一种什么样的精神状态,才会想着在新罗自立?”

“就新罗,一个新罗国王,能比得上我们大唐一个公侯吗?”

“根本就没道理的事情嘛。”

“你们都是这样想的?”程咬金点头,又问了一句。

“当然,十个就有九个是这样的意思,还有一个觉着,汉王不会做这样的事情。”校尉点头。

“要不是陛下圣命,兄弟们没办法,谁会想着去对付汉王殿下。”

“将军您说,到时候我们该怎么办啊?”校尉反过来追问程咬金。

可程咬金现在是左右为难。

哪里知道到时候他们该怎么办。

“听令行事。”程咬金只能吐出这么一个词来。

校尉点头,也没再说什么。

他只是一个小小的校尉,这些事情本就不是他能够插手的。

篝火燃起,在夜晚更显得扎眼。

程咬金进到自己的营帐,正准备睡觉,突然就听到外面传来声音:“将军,卫公来了。”

程咬金快步走出营帐,果然见到李靖朝这边走来。

“卫公,你不是……”程咬金立刻示意亲兵取来饭菜,自己扶着李靖进到营帐。

程咬金出城不远,就收到关于李靖晕倒在甘露殿的消息。

却是没想到李靖竟然又在这个时候来了。

难道是又出了什么事情。

“陛下下令,让我给你做副手,在今年除夕之前,缉拿汉王。”李靖苦笑。

“陛下真的打算……”程咬金面色大变。

他今天才走三十里,原本就是打着慢慢行军的算盘,帮赵辰拖一拖时间,也看看后面是不是会有什么变数。

哪想到皇帝直接派来了李靖,并且要求在今年除夕之前,拿下赵辰。

虽然眼下才三月,距离除夕还早,可大军到新罗,至少也要两个多月的时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