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来也是如此。

一来一回,光在路上也得花费将近半年。

满打满算,他们得在三个月之内拿下新罗。

“陛下明旨,如果我不能做到,屠灭我李府满门……”

“陛下到底在想什么?”李靖的话,让程咬金浑身一颤。

李靖是开国元勋,功劳远在他程咬金之上。

皇帝竟然下这样的明旨,难道真的不怕伤了老臣的心吗?

“将军,饭菜好了。”亲兵在外面喊道。

“快送进来。”

亲兵送上饭菜,也退出营帐。

“卫公,先吃点东西吧,你脸色苍白的吓人。”程咬金招呼着李靖。

李靖也也不客气,为了追上程咬金的大军,他路上一刻也没耽搁。

吃了点东西,李靖才恢复了不少元气。

“卫公,接下来我们该怎么办才好?”程咬金倒上一杯茶递给李靖,又问起了他的想法。

“我也不知道,我只感觉这件事情太多的奇怪之处。”

“皇帝的表现,让我觉着他好似完全不是我认识的那个人。”

“而赵辰的表现,也完全不是他往日那般机敏。”

“两个人,似乎都出了什么问题。”李靖说道。

这是他自己的感觉。

虽然说不上具体的东西,但他就觉着很奇怪。

皇帝突然变成了不仁不义的昏君,赵辰突然变成了无君无父的逆贼。

这怎么可能?

“我也有这样的感觉,但说不上原因。”程咬金也是苦恼。

“卫公,我们总不能这样直接遇到汉王,然后就上去攻击他吧……”程咬金再次问道。

李靖这次倒是没有说话,而是闭上眼睛,似乎在思考什么。

“卫公?”程咬金小声的唤着李靖。

李靖睁开双眼,原本浑浊的眸子似乎突然明亮起来。

“最近可有人从新罗回来?”李靖问着程咬金。

“没有啊,好像就是有个骑兵带了密信回来,然后陛下看到,就成现在这幅模样了。”程咬金想了想,又摇了摇头。

“不对!”

“不对!”

“肯定不对!”李靖突然站起来,嘴里一直说着不对。

“哪里不对了?”程咬金有些担心的看着李靖。

“陛下就算被愤怒暂时蒙蔽了双眼,也不会把怒气发泄到其他人的身上。”

“你知道嘛,便是皇后娘娘,听说也被接连训斥,长孙冲求情,更是直接被打了个半死,要不是皇后娘娘哀求,估计会被直接打死。”

“那可是长孙无忌唯一的儿子,皇帝陛下就算再愤怒,也不可能完全不念旧情。”

“你可知道为何?”李靖突然面露了然之色。

程咬金茫然的摇了摇头,他在考虑自己要不要找个医官来给李靖瞧瞧。

“因为陛下本就没想打死长孙冲,他想以此为理由,让所有人都知道,陛下对汉王的举动恨之入骨,连皇后,陛下都能丝毫不顾及往日情分。”

“这,分明就是陛下亲自扮演的一场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