宋蓝海不置可否。

楚天舒接着道:“而且宋长老是深明大义之人,绝不会助纣为虐,所以您应该早就决定不帮她了,但是却还要说第二个条件。”

宋蓝海叹了一口气道:“你既然知道我的决定了,还这么问。那想必楚公子是有什么条件了,不妨说来听听。”

楚天舒沉吟了一会儿,笑道:“明人不说暗话,我想让宋长老在阵法上指导下任长风,让他在阵法控制和转换上,有个大的进步。”

宋蓝海目光一凝。

心想,就这?这么简单的要求?

随后一琢磨,不对,这年轻人其实是想让自己帮他们在阵法上对付成湘莲夫妇。

但是他怕自己心有芥蒂,就换了个说法。

想明白这环节,宋蓝海面有难色,犹豫不决。

他了解了这来龙去脉之后,不会帮成湘莲杀楚天舒,但是也不想帮楚天舒来对付成湘莲夫妇。

楚天舒看宋蓝海的表情,大概也知道了他的想法。

又补充了道:“长老请放心,真的就是长风有什么不懂请教你就好,并不会让你主动指点。”

宋蓝海无奈一笑道:“那又有什么区别呢?”

楚天舒道:“就指导三次。”

宋蓝海道:“可以。”

其实他内心也是觉得云自扬的做法伤天害理,欲除之而后快的,但是有成湘莲在中间,让他有点畏首畏尾的。

即使他知道成湘莲已经不是当年的莲妹,也还是不想让她因为自己受伤害。

宋蓝海叹了一口气道:“必须保证不能伤害成湘莲。”

楚天舒点了点头道:“那是自然。”

正说着,西门官人推门而入,当他看到宋蓝海也在的时候,就知道自己回来晚了。

当下没有多说什么,打了个招呼,就去沐浴更衣了。

这时隔壁也传来成琴的声音:“求见宋长老,居士送药材来了。”

宋蓝海从楚天舒的房间走出来,伸手道:“给我吧,你们居士可是真的等不及了。”

成琴没接宋蓝海的话,忙走过来,看了一眼旁边的楚天舒,递上一个盒子,道:“居士还说,如果小的来,长老是与楚公子一起,还请宋长老多想想昔日情分。”

宋蓝海闻言苦笑,这时成湘莲担心他帮助楚天舒,道:“你们居士想得倒是周到,你回去告诉她,我练完丹药就走。”

楚天舒在一旁玩味笑道:“你们居士不是和我一起对付云自扬吗?这让宋长老念昔日情分是什么意思?”

成琴笑道:“楚公子就别为难小的了,我就是个跑腿的。”

楚天舒道:“你回去问问你们居士,什么时候试试阵法,和我们一起杀云自扬。”

成琴点头道:“小的遵命。”宋蓝海打开盒子看了看盒子里的药草,面色一变,转头对楚天舒道:“我要炼丹了,这冰魄雪莲从采摘到炼制不能超过七日,这会儿再不练,马上就没有药效了。

楚天舒点了点头道:“明白,宋长老炼丹,我能否一观?”

说完怕是担心宋蓝海不答应,又道:“只观不语,而且我的炼丹方法和你们的不一样,长老不必担心泄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