楚天舒没理宋青河,转头对旁边的宋青山道:“宋公子,请问宋长老炼丹剩下的基础药液如何处置?”

宋青山倒是很谦虚,他总觉得看完楚天舒炼丹,才知道什么叫大巧若拙。

看着没有一层层的药液炼制,实际却是将各类药材的药性、反应等掌握,达到炉火纯青的地步,才能那么举重若轻的。他躬身道:“这些药液,珍贵的会封存,等下次炼丹有需要的时候,可以直接用,不用再炼制的,要是低级的药液,可能就给我们这些低级的炼丹师炼丹使用了,

实在没有价值的,也直接就废弃了。”

楚天舒点头道:“这种炼丹方式确实利于传承,没把握炼制丹药的时候也可以这样试试,能省很多材料。”

宋青河又接声道:“知道我们的厉害了吧,哪有你那种炼丹方式,像炒菜一样一锅烩。”

众人:“……”他看大家都不言语,觉得自己说的不要太对,接着道:“那天你真是运气好,炼出三颗完美筑基丹。要是让你来炼这安神丹,你那种炼法,不知道浪费多少材料,

绝对是暴殄天物。”

说完对着宋青山来了一句:“哥,我说的对吧?”

宋青山转过头道:“我不认识你。”

众人:“……”

众人还未说话,这时一股香味传出,宋蓝海恰好丹成。

众人望去,是一颗极品安神丹,皆是一番恭喜。

宋蓝海摇头道:“还是心神不宁,虽然没有差错,却在成丹的时候,欠了一丝火候,没有成完美级的。”

宋青河一边看着楚天舒一边道:“二叔谦虚了,总比有的人炼不出强。”

宋青山已经转过去了,这弟弟不要也罢。

宋蓝海看了这两兄弟一眼,瞪着宋青河,厉声道:“你水平不行不要紧,你要是有你哥一半的眼力劲,都不会整天自取其辱了。”

宋青河一时搞不明白什么情况,这拍马屁,为什么还挨训了。宋蓝海既然打算教训他,就没有客气,接着道:“你得多自卑,才不愿意承认别人的优秀?三颗完美筑基丹,我都不敢说肯定能完成,你竟然说人家是运气,你脑

袋被驴踢了吗?”

宋青河脸色铁青道:“真没觉得他多优秀……”宋蓝海气极反笑道:“你修为不如别人、炼丹不如别人、待人接物不如别人,不如别人不要紧,改正学习就好了,但是你呢?整天想着怎么压人一头,在族内天天

攻击你哥,出来了天天攻击最优秀的,你……宋家怎会有你如此坐井观天、自以为是的小辈?”

宋青河当着这么多人的面被训,脸已涨成猪肝色。

他胸膛起伏,嘴唇哆嗦,盯着宋蓝海看了几息,狞声道:“你还训我?你厉害你怎么不当族长,还不是我爹是族长?”

安静!

整个房间里突然就安静了下来,谁都没有想到这宋青河恼羞成怒下,会说出这种话来。

啪!

宋青山突然施展修为,压制住宋青河,冲上去扇了宋青河一巴掌。

他厉喝道:“混账,给二叔跪下道歉”。

宋青河也毫不示弱,亮起修为就要和宋青山打,一边怒喝道:“你TM的,凭什么打我?我哪里有错?我为什么要道……”

突然宋青河的声音戛然而止,一只大手捏住了他的脖子。

楚天舒单手举起宋青河道:“蝼蚁一样的东西,真以为我们是泥捏的吗?”

啪!一巴掌打在他的脸上。

说完朝宋蓝海发出一道攻击。

宋蓝海没想到楚天舒突然动手控制了宋青河,本能亮起修为,凝起护体罡气。

此时见楚天舒攻击而至,不明白楚天舒为何突然出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