但也是以手为刀,发出攻击,全力防御,毕竟双方修为相当,可不敢马虎。

嘭!

嗤!

宋蓝海刚防御住楚天舒的第一道攻击,第二道攻击已至,更快更凌厉。

宋蓝海目光一凝,来不及发起攻击,只能凝起护体罡气。

嘭!

宋蓝海跌出一丈,口溢鲜血。

楚天舒却是没有再攻击宋蓝海。

啪!又一巴掌扇在宋青河脸上。

“你以为有你叔在,你就敢为所欲为了吗?”

啪!

“你以为你炼丹宗厉害,你就厉害?”

啪!

“你以为紫焰的我,不理你,是好欺负吗?”

啪!

“为什么你修为最低、最没脑子,嘴巴还那么臭?”

啪!

“你这有人生没人教的东西,今天就让你知道什么是天外有天,人外有人。”

最后楚天舒将宋青河按在地上,沉声道:“你今天就跪在这里,我没有让你起来之前,你要是敢起来,我保证你人头落地,谁也帮不了你。”

此时的宋青河已经被打成了猪头,完全没有了刚才嚣张的气焰,他眼睛眯着,跪着躬身行礼道:“知道了……知道了……请楚公子……饶命……”

啪!

楚天舒本来转身欲走,看着宋青河眯着眼睛,补了一巴掌道:“不服气?求饶还眯着眼睛?”

宋青河忙道:“楚公子明鉴啊,这是眼睛被打肿了啊……”

边说,他眼泪都出来了,委屈的……

楚天舒顿了一下道:“这怪我了?”

宋青河忙道:“没有……没有……”

楚天舒这才转身,呼出一口浊气,顿时觉得神清气爽。

MD,修为没有恢复,为了用阵法绝杀云自扬,自己对这些人都太好了。

就应该像杀白老二一样,见一个可能帮云自扬的就杀一个,哪有这么多破事。

他抬头对宋蓝海躬了躬身道:“不好意思宋长老,实在是没忍住……见谅。”

宋蓝海已被宋青山从地上扶了起来,之前被楚天舒轻描淡写地击倒在地时,他就心下骇然。

没有想到这楚天舒虽然修为没有恢复,这攻击力却还是这么强。

他也知道这楚天舒一是武力震慑他,二是替自己教训下宋青河,不然刚才宋青河犯浑顶撞他的时候,自己出手还是不出手都不好下台。

当下也是没有再说什么,只是躬身还礼。楚天舒指了指那剩下的冰魄雪莲炼制的药液,道:“这冰魄雪莲的药液如果不用,随后也会失去效力,不如我再废物利用下,如果能再炼制出安神丹,归我,如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