内心深处,袁伟云甚至冒出一个大胆的念头:取丁晓云而代之!

袁伟云觉得自己的这个念头并非不切实际,他背靠着陶任华,这就是他最大的优势,而他如今已经是常务副市长,往上可以直接提拔担任市长。但袁伟云很清楚,这次陶任华直接安排他下来担任常务副市长已经承受了一些非议,所以他想再往上动一动,必须得拿出点有说服力的东西,否则陶任华想力排众议再提拔他都找不出冠冕堂皇的理由,他总不能让陶任华连面子都过不去。

面子这东西有时候虽然是块遮羞布,但却不能没有。

当然,觊觎市长的位置对他来说还稍稍早了点,但这建大学城的事也不是几个月就能原地起高楼的,所以袁伟云现在可以说是徐徐图之,不过先争取这医科大的分校区落地黄原,却是眼前就要搞定的。

一夜无话,次日上午,乔梁在达关县城关街道南城社区参加黄原医科大学临床医学院研究生实践基地揭牌仪式,黄原医科大学临床医学院与城关街道南城社区签订的合作共建协议,未来双方将深化校地合作,拓展研究生教育内涵,共同推进新农村建设和乡村健康事业建设。

该研究生基地主要是为社区居民建立健康档案,并提供健康科普和宣讲,并由黄原医科大学临床医学院的研究生定期来为村民提供义诊服务……

此次研究生实践基地揭牌虽然只是一件小事,但无疑是校地双方深化合作的一个缩影,原本黄原医科大学那边只有临床医学院的一名副院长会来参加研究生实践基地的揭牌仪式,但达关县这边表示县书记乔梁会亲自参加揭牌仪式后,黄原医科大学那边也立刻提升了过来参加基地揭牌仪式的领导规格,由一名副校长带队过来参加。

这个研究生实践基地说白了只是给医学院的学生提供一个定期参加社会实践的地方,其实只是一件小事,但达关县方面表现出的重视态度让医科大这边颇为感动。

这件事,之前都是由常务副县长陈方阳跟医科大对接,不到十天的时间,从接洽到落实并且推动实践基地落地,可谓是神速。

揭牌仪式上,乔梁看起来心情大好,脸上洋溢着笑容。

乔梁是昨晚直接返回达关的,他心情大好的另一个原因是因为吕倩怀孕了,昨天晚上,吕倩打电话来跟他煲电话粥,两人聊到很晚才睡觉,而吕倩确定怀孕的事,在昨天抽血结果出来后,吕倩就第一时间告诉了乔梁。

为人父母,这是每个成年人都要经历的一课,也是婚姻之后人生进入下一阶段的新角色,不管是吕倩还是乔梁,都对即将到来的‘父母’这个角色充满了兴奋和期待。

今天早上,吕倩早起后又给乔梁打了一通电话,说是她昨晚一夜未睡,仿佛已经感觉到了肚子里孕育的新生命,听到吕倩这话,乔梁端的是哭笑不得,吕倩这无疑是心理作用,哪怕是怀孕之后有了胎动,也是好几个月后的事情,现在哪里能感觉得到。

不过吕倩的高兴和雀跃,乔梁是能理解的,即便是他,昨晚也躺了很久才睡着。

乔梁不知道的是,就在他昨晚和吕倩因为怀上孩子一事而高兴得辗转难眠时,远在南边的章梅,同样是一夜未睡,此刻,已经是上午十点多,章梅在机场外的一家咖啡厅同楚恒碰了面。

楚恒准备离开返回江州,而这也是他给章梅的最后时间期限,他走之前,章梅必须给他答复。

章梅有得选择吗?没有。

面对楚恒拿自己的父母做威胁,章梅不敢拒绝,也没有拒绝的勇气,无论她心里再怎么抗拒,这一次,章梅依然无从选择。

咖啡厅的角落位置里,章梅顶着两个大黑眼圈,两眼无神地看着楚恒,给出了楚恒想要的答复。

听到章梅答应了,楚恒脸上露出了然于胸的得意神色,从昨晚章梅态度松动说要回去考虑后,楚恒就知道章梅最终逃不出自己的手掌,章梅不敢拿自己的父母赌。

“章梅,既然你已经答应了,那你是要跟我一起回去,还是你后面再走?”楚恒笑问道。

章梅看起来没什么神采的眼睛动了动,看着楚恒,“我得后面再走,我啥东西都没收拾,总不能让我就这么两手空空地跟你回去。”

楚恒盯着章梅看了一会,也不勉强,淡淡地笑道,“也好,那你就后面再走,要走的时候提前给我打个电话。”

章梅漠然点了点头,沉默了一下,道,“你要对付乔梁,总得拿出个计划来,需要我怎么配合,我照做就是。”

楚恒笑道,“放心吧,我会安排的,这事一时半会急不得,我们回头可以好好合计。”

章梅看着楚恒愣住,“你现在还没想好计划?”

楚恒笑了笑,“没那么快。”

章梅狐疑地看了楚恒一眼,她感觉楚恒可能是担心她泄密,而故意不告诉她。

章梅心里想着,就见楚恒笑容玩味地盯着她,口气低沉道,“章梅,你这么急着想知道我的计划,不会是想给乔梁通风报信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