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这一刻,不论是鸿天女帝与芒的对决,还是生生仙他们带着众仙人攻打大千世界,大战的力量已经冲击到了天境的任何一个世界了。灭世天劫还没有降临于世,而仙人毁灭的力量,已经碾碎了一个又一个时空,崩灭了一道又一道的时光长河,在如此恐怖的威力之下,三千世界的生灵都不

由瑟瑟发抖。

在此时,对于无数生灵而言,就算他们没有死在灭世天劫之下,他们都有可能惨死在仙人的大战之中。

每一次仙人大战,那是毁灭了多少世界,踏碎了多少的时空、崩裂了多少时间长河,在这粉碎的世界之中,芸芸众生想活下来,那是十分困难的事情。

就在双方大战到炽热之时,突然,乃是“铛——”的一声巨响,刹那之间,在苍穹之上,浮现了一道光芒。

本来,苍穹就离天境很远,更何况,苍穹与天境之中,还有天荒这个最牢固的世界挡住,更别说在当下,在天荒之前还有灭世之墙了。

一般的光世,根本就不可能从苍穹之上穿透下来,此时,这光芒起,便是穿透了所有的时空,照亮了所有的世界,天境九大主界、三千小世界都被照亮了。而最为可怕的不是这突然照亮一切的光芒,而是随之而起的苍天之威,刹那之间,苍天之威斩落而下,这苍天之威恐怖到怎么样的地步呢?整个天境都能被

一斩为二,众仙在这一斩之下,那都只不过是蝼蚁而已。“苍天法相斩——”看到苍穹之上的一道光芒巍峨无尽,直斩而下,三千世界的亿亿亿万生灵都要为之授首,整个世界的仙人都感觉自己魂魄在这一瞬间被摄

住一样,似乎根本动弹不得,好像自己将头颅伸过去,等待着被斩落下来一样。

“苍天法相斩——”看到一斩可灭世,不知道多少仙人为之骇然,特别是当年见过这一斩的人,都不由双腿打了一个哆嗦,甚至不争气地一屁股坐在地上。苍天法相斩,当年在坑天之战中就是这样的一击,结束了这一战,一斩落下,所有的仙人都被斩杀,就算是如黄昏这样的天之仙,都不能幸免,都被一式斩

杀。

“不好,苍天法相斩——”此时,守世联盟的仙人们都明白,苍天法相对安然施展出了终极一斩。“这一斩,比当年还要恐怖,这,这是为什么?”感受到这一斩的威力从苍穹之上直冲入了天境之时,就如巅仙、浩才、大千兽这样的存在,也都不由为之惊

悚。

“忘我无忧环——”就在所有人都惊骇之时,一个低声叹息响起,下一刻,听到“嗡”的一声之时,在苍穹之上,一环冉冉升起,直入苍天所在之地。

这一环,太过于巍峨,太过于壮观,当人世间的所有生灵能看到这一环的时候,都感觉整个天境、三千小世界、亿亿万的次元,都被这一环纳入了其中。

在这一环之中,所有的世界,那只不过是微小的一粒尘埃罢了。一环巍峨而上,万古无可撼动,就算是苍天法相斩,那也一样不例外,在“轰”的一声巨响之下,如同所有世界都要被冲毁一样,苍天法相斩重重地砸在了忘

我无忧环之上。随着在“砰”的撞击之下,苍穹之上犹如是洒落下了千万颗流星一样,轰鸣之下,让所有人都看到忘我无忧环竟然击碎了苍天法相斩,瞬间击穿了整个苍穹,

击穿了整个灭世劫海,重重地撞击到了苍天门户之中。“这——”看到这样的一幕,天境九大主世界、三千小世界,任何能看到这一幕的生灵,都被震撼住了,这一幕,必定会是成为流传万世的景象,不论过去多

少岁月,这一幕所发生的故事,都必将会世世代代被传颂着。

“第一战告捷——”看到这样的一幕,云泥上人不由大笑了一声。至于天境九大主世界的仙人,他们呆呆地看着这一幕之时,久久回不过神来了,对于他们而言,眼前这一幕太过于震撼,甚至,这种震撼是他们一生无法想

象的。

“这,这是击败苍天了吗?”看着这样的一幕,不要说是太初仙,就算是天之仙也都会为之失神。

“击败苍天了吗?”其他仙人都呆如木鸡,如同一尊又一尊的雕像,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但是,这一切都是真实的,并非是幻象。

“安然,果真了不起。”就算是如大章鱼、隐仙这样的存在,都一样会叹息一声的。

在这一刻,只见一个白衣少年的身影,穿过了苍穹之上的那一扇门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