给公司拉赞助做代言这种事情苏南也不是第一次了,所以很顺手,虽然她是“科核”的队长,同时也是公司的程序员,但是自从回来公司之后,她尽量的都靠居在二线。

她起的和往常一般早,一开门就看见任禹刚好走过来,苏南跟着他后面去食堂吃了早餐,他一反常态大早上的一句话都没有,离开的时候也是坐的他的车,苏南有一点别扭,明显的感受到他今天不大对劲。

沉静了好一会儿,快到公司的时候,任禹说,“我快要结婚了。”

这个消息来得猝不及防,却也是意料之中,他家境优渥,父母亲对儿媳妇的张罗也是马不停蹄,到今天,也不足为奇,苏南短暂的怔了一下,笑笑,“恭喜你啊。”

车辆继续往前,最后在科核的大门钱停了下来,苏南准备下车,任禹突然拉住她的手,他是怪她的,要是有一点点希望,他也不至于妥协,可是又能怎么怪她呢,她把最好的时光给了自己,可是自己毫无回应,当她的热情冷却了,他却又在升温。

爱情是刚刚好的,来的迟一点早一点,都是遗憾,不如从头到尾不给一丝希望。

因为任禹的唐突苏南侧身跌坐在副驾驶上,后背重重的膈在了椅背上,她小声的“吱”了下,任禹潜意识的抬起手,感觉自己有些鲁莽,又有些无奈,“对不起,应该放开你的。”

苏南甩开手一言不发的进了会议室,她来的有点早,顺便帮助员工布置会场,她就坐在靠后的位置,过了一会儿,员工将名牌摆上,尚未摆满的时候,她似乎看见一个熟悉的身影进来。

苏南放下手机看见那人眼不红心不跳的走近靠近投影仪的主位上,他的身形高挑,西装革履,座位可能有些局促,被他拉开了些距离才坐下,他的双眼澄澈清明,还有依旧好看的眉骨,一副业界精英的样子。

苏南点了根烟抽了口,看见员工给他倒了杯水,还讪讪说,“没想到您来这么早,任总就在办公室,我这就叫他过来。”

张旭人模狗样的“谢”了声,烟味就从苏南的方向弥漫过来,他看了她一眼,没有似曾相识的况味,反而有些厌恶的样子。

苏南冷冽着嘴角,微低着脑袋玩了会儿手机,就像没这个人存在,就一根烟抽完的功夫,人差不多也来齐了,苏南将烟头泯灭在烟灰缸里,这才接过同事递过来的文件大致浏览了遍。

偌大的会议室很快坐满了人,几乎每一个进来的都给张旭打了个招呼,吴懋进来的算迟的,看见苏南热情的眯了个微笑,苏南斜睨着眼睛视而不见,他转头看了眼张旭,貌似也是一个德行。

任禹走向会议室的前台,ppt上事先展示了一段另人热血沸腾的“科核”发展进程的视频,几乎是关于它的正面且积极的报道,最好掐好时间,任禹仪表堂堂的做了个官方的广告引荐介绍,ppt做的很精美,但是在座的都是人精,他也没有按照既有的思路去走,他首先承认的是“科核”虽然有了发展,但是在大的环境下,的确存在不足,首当其冲的就是知晓度低,可是前景可观,投资资本的性价比高。

任禹的口头表达几乎无懈可击,苏南的手揉搓着文件的边角,突然听见在座的有人乐呵呵的问,“我也是听说最近打进了sc2的决赛?”

任禹点头示意,抻手礼貌的指向位置末端的苏南,“这位就是科核的队长,这一年的进步于她功不可没。”

苏南默默的抬了眼,知道捧杀就没什么好事。

“哦。”那人沉吟了会儿,问,“刚才吴先生只是大体的说了下科核的软实力,对科核的电子竞技倒是没有怎么提,不如苏小姐给我们介绍介绍?”

苏南懵逼脸,她其实只是过来旁观的,余光瞄了一眼张旭,一副无动于衷的样子,要不是最开始进来的时候他投来些微厌恶的眼神,苏南甚至觉得自己于他就是陌生人。

吴懋倒是投来热情满满的目光,一瞬不瞬的。

任禹身材颀长,黯绿色的投影打在他身上,严肃而落拓,他也是无奈,就尝试性的问了声,“苏南,要不你来说?”

苏南揉搓纸张的手顿了下,又看了眼那人名牌上的名字,双手交叉放在桌面上,调整成和煦的状态问他,“不知道您想了解哪方面?”

那人挠了挠脑袋,有些不好意思的说,“因为我儿子喜欢玩游戏,我现在也不知道怎么对他,游戏这个东西伤眼睛,以后也不能靠这个挣钱,整天荒废的,所以不知道你们职业玩家,能不能说服我一点?”

苏南的脊背直了直,她的头发已然长了好多,习惯性的将额前的碎发撩到耳后,她沉静说,“其实我最开始也不是电子竞技出身,算是个半路出家,中间还有一年的时候荒废了......”荒废两个字否定了某个人,但是苏南就要这样说,“回答这个问题,我也不知道我够不够格,我能说的是并不是所有人都能够通过玩游戏赚钱,但是这个行业的确在扩大,科核已经成立了有六年,最开始的时候是在一间二十平米的出租屋里,当然,科核最主要的业务还是程序设计,但是电子竞技也的确陪着它走过了五个年头,我们也是一点点的在尝试,在找可能,希望能在全国让拥有热爱的人走进这一个领域,这个领域也并非一无所获。”

苏南放下手头的东西,轻声说,“的确,不能否认,电子竞技产业的发展正处于混沌期,拖欠工资,赛事不正规,奖金被克扣,这些问题都存在,经常还有电竞俱乐部倒闭的消息出来,但是这个世代终究会进入历史,总在一个动态的谱系里。就我知道的很多家都在努力,就以科核来说吧,这五年,我们说模仿也好学习也好,总算是建立了管理和运营分工团队,不存在训练不规范、待遇不合理、收入无法保证、奖金无法兑现、退出竞技舞台后前途未卜的顾虑。科核旗下的电竞选手,比如说榛子,毒蝎,都是国际赛场上数得出名声的,我们也负责选手的代言、出赛、线下活动之类的商业活动。包括策划方案和组织的经纪业务。”

.........

似是而非的结果,大家都不懂,反而就沉默了。

张旭也不看她,悠悠的开口,“苏小姐,这毕竟只是你的一家之言。”

苏南心里闷闷的,却礼貌的笑笑,“那就说一些实际的,科核在2012年wcg中国区总决赛cf项目获得冠军、2012年wcg中国区总决赛sc2项目冠军、2013年swl英雄联盟总决赛冠军、2013年lpl职业联赛春季赛季前循环赛冠军、2013年cfstar国际邀请赛冠军、2013年starswar8(sw8)亚军、2015年s5世界总决赛资格队、2015年iet义乌国际电子竞技大赛英雄联盟项目冠军、2016年pgl传奇大师赛守望先锋项目冠军、2016年守望先锋黄金锦标赛冠军,还有一些小项目我就不必说了,就今年,pgl的网上直播收视占各大视频网站的第二位,就奖金而言,starswar8(sw8)的奖金池就有上百万美元,这还只是第一名的。”

苏南往椅背上倚靠,气氛沉默的半晌,分明的看见张旭刹那的看她一眼,多少带点挑衅且欣赏的况味,可是也就刹那而已。

苏南站在高耸的落地窗前,直到张旭的车子消失在视线里。

“他就这么走了。”

苏南皱眉,“走了就走了。”

“你今天表现的不错,尤其最后的时候,用事实打脸打的漂亮,今天问你的那个陈明,准备投公司的广告。”

“你知道的,何必夸我,”苏南也不是不知道,张旭的最后一问就是让她拿干货说重点,虽然他的做派实在让人欠扁,但是真的帮了一点,苏南沉默了会儿,又说,“而且那不是早就说定的嘛,我一点功劳都没有。”

“嗯,是早就说定的,但是他要让他的儿子进科核,知道这是什么意思吗?”

“你说?”

“这是个财主,教好了以后就财源滚滚了。”

“别推给我,交给别人吧。”

“没推给你,你也没那个耐心。”

苏南坐回到沙发上,任禹搬了个椅子坐在她的对面,沉默了会儿,知道她心底的纠结,索性,说,“今天晚上还有个答谢宴,你陪我去。”

苏南眸子清凉,“我不去了。”

“张旭也在。”

“我都说了,我不去,”苏南的手搁在他的手臂上,“就这样吧,桥是桥路是路,不要再想着帮我,你帮不了我,我也帮不了你。”

任禹呵呵,“你倒是能帮我很多。”

苏南眸眼澄澈,就是没有他想要的犹疑和暧昧,她说,“你知道我说的什么。”

任禹叹了口气,“我多少还比你年长几岁,这个世界并不是非黑即白的,女生的个性不要那么要强,有时候妥协也能达到想要的效果,男人有时候很蠢的。”

任禹继续说,“前段时间的新闻你也看了,赵埠和黄宗伟能被扳倒,他是功不可没的。”

张旭的做法其实有违商业伦*理,他手头原本就拥有苏南搜集的所有关于电瓷厂的证据,而宋闽东的出事使得赵埠这些人急于将电瓷厂脱手,里面细枝末节的证据来不及销毁,张旭这个时候突兀的出现,这些人在商场摸爬滚打这么多年,其实有很多经验,但是也来不及调查他的家底,就在他们觉得万事俱备的时候,电瓷厂“意外”大火,他们被迫滞留,再后来,就是长达一年的诉讼,这场诉讼由电瓷厂矽数十位老员工联名发起,再之后规模扩大到上百人,表面上自由组织,其实所有人都知道背后支持的人是谁,直到最近,除了赵埠外逃出国之外,剩下的两个人,黄宗伟孙习良,以及其背后的数十人,都落成了央*视新闻里身穿橙色囚衣手合镣铐颓败脸站在法庭审判的一抹剪影。

这接近两年的时间,所有的细节,其实也能猜到,包括记者里有“宋楹”两个字,以及“宋楹”背后时秉汶的支持。

“他这么不计成本的扳倒这些人,而且还是生意上的伙伴,以后大概没什么人敢和他合作了。”任禹其实本意不想替张旭说好话,但是站在男人的角度上,他的确很有魄力,可是现在即使他把话说出口了,苏南还是无动于衷的一张脸。

苏南悠悠说,“骗鬼呐。”

苏南又不笨,她怎么会不知道,这个世界无所谓牺牲与否,之前是他让她离开,她守着电话等他的消息,他却都是不闻不问。

在一起至亲至腻,离开就是陌生人,这才是最让人心寒的。